1. 首页
  2. 文化艺术

湘西南散文大观‖雪峰山秋韵

                            ◎陶永灿

                       一叶知秋

风说,雪峰山的秋天不是写在季节里,而是写在山里。

树说,雪峰山的日历不是挂在墙壁上,而是挂在树上。

阵阵山风吹过,天上的云彩薄了,树上的叶子少了。

雪峰山的秋天,悄悄来临了。

枫树、栗树、桐子树、板栗树……都像一个个古稀的老人,头发日见稀疏,面容日见枯瘦;而精神,却依然矍铄,依然立在秋日的风里。

一片树叶挂在树梢。

秋阳射来,树叶显得叶脉清晰,通体透亮。它像一个顽皮地孩子,在秋风里荡着快乐的秋千。

是的,它是一个孩子,树的孩子。

它对树的感情非常深厚。它的一切,是树给予的。它对树恋恋不舍,但它不得不暂时离去。

它说,树啊,落叶归根,我得走了。

它说,树啊,我们来年再见。

于是,树和叶子之间,又有了一个来年的约定。

                               小溪在歌唱

走进雪峰山,无论你在哪条沟里,或者哪个坡上,都会听到丁丁咚咚的声音。

那是小溪在歌唱。

涓涓细流从悬崖上、从石缝里、从树根下从容漫出,汇成条条溪流。这些溪流,它们拨着琴弦,吹着竹笛,它们敲着牛皮鼓,跳着铜鼓舞,欢快地奔下山去。

雪峰山的溪流,是雪峰山的血脉。

雪峰山的溪流,具有雪峰山人的灵性。

春天,它是一个丰腴的少女;夏天,它是一条刚烈的汉子;而到了秋天,它则变成一位安静的老人。

少女情意绵绵,歌声细腻飘渺。

汉子血气方刚,歌声澎湃激越。

老人性格安详,歌声深沉久远。

秋天,溪的水越来越小,而溪里的石头,却越来越大。

春天,水是透明的,有如山里人的纯洁;秋天,水是友善的,有如山里人呢的慈祥。

就着溪水洗一把脸,顿觉神清气爽;掬一捧泉水润一润喉,歌声愈发嘹亮。

咦,溪边果真飘来阵阵歌声,那是一位瑶家少女以水为镜,在绞修眉毛。她弯弯的蚕眉告诉人们,秋天,她就要出嫁了。

小溪流的歌,因此而变得更加婉转、悠扬……

    陶永灿,瑶族,湖南绥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及中短篇小说集,获全国优秀少儿读物奖、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湖南省五个一工程奖等。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