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宝庆人文

云端上的山庄

十里盘山路
      由金石桥镇开始,就要一直往上爬,爬到槐花坪,往右一转还是要往上爬,而且爬得更加惊险,如果开车技术还没妖魔化,是不能开这段盘山路的。坐在车子里的人,头不断的随着坡度向后仰,向后仰,个个仿佛抬头看天的样子,却是望见无趣的车顶。其实不坐车倒好,一步一步的走一去,一步一步的感觉自己走上云端,倘若恰好有云雾从山腰里纠缠到脚下来,便也是神仙一样的腾云驾雾了。即便云雾藏了身,也有四面崇山峻岭,足以游目骋怀。风一阵一阵地,兔子一样的扑到身上来,有青草的气息,有桀骜不驯的野性,有山泉样的凉意,这时候你会发现超市货架上的所谓“空气清新剂”是多么不知廉耻的冒充者。山崖上挂着野生的猕猴桃树,藤蔓那么粗壮,必定积聚了很多年的力量罢,隔着山谷、山梁,隐约可见累累果实挂在枝头上,急得人直跳,恨无彩凤双飞翼,扑腾扑腾地飞过去。金银花是不嫌寂寞无开主的,缀在满目山坡上,像一袭绿衣上的花饰。本地新添了人口的人家,将金银花连枝带叶的砍下来,和水煎着,完成小孩儿人生中的第一次洗礼。葛根随地都是,但要得到并不容易,野生葛根总是扎得非常深,深到几乎要耗完你的耐力和体力,深到你泪眼婆娑。山涧忽然从密不透风的灌木中跳出来,最沧桑的心也被打回童年,不管渴或不渴,都掬一把水,往脸上一扑,往口里一吞,清甜甘洌。是的,真水无香,世界上最好的饮料不是可乐,不是橙子汁,不是咖啡,是这岩石缝中跑出来的至柔亦至刚的东西。举目四眺,“莽莽苍苍,晴空朗月,何处不可以翱翔?旷然自适。清泉绿果,何物不可以饮啄?”山上与山下的较量,在于输了繁华,却赢回了人在混沌之初的本真。
     走着走着,蓦然回首,不禁惊悚,这样的天路,自己怎么就走过来了?但随即有一个更令人惊心的问题,十多年前,民间百姓如何靠血肉之躯自发铲出了这样的天路?这里曾经是一个怎样热火朝天让人潸然泪下的场面?这里曾经有过怎样固若金汤的朴素信念?这路底下,是不是也有正当壮年的无名英魂埋下?而今来来往往寻芳猎奇的人,他们能读懂这条路吗?能像那些挖山填谷的人一样执着于善与义吗,哪怕百分之一千分之一?十里天路,无碑记,无铭文,无描画,那些汗珠子滚太阳的脸已经模糊和隐退,残破的手掌和殷红的鲜血已经被时间湮没,但湮没不了的,是他们和天路融为一体的力量和精神。你若用灵魂去倾听,一定可以听见抬石头的穿透云天的号子声。



  云端上的山庄
     云雾山庄是不收门票的,因为这里是灵魂的庇护所,不是用来谋求金银的地方。因为这里长年云生雾起,缥缥渺渺,恍若九天之上,故小湖凼被官方册封为云雾山庄,四角亭赐名为善缘亭。
      论建筑,善缘亭是云雾山庄的始祖,一座连着长长游廊的水榭,它为劝善而生,翘角飞檐,游龙戏凤,屋脊墙头,雕砖镂瓦。有画,有诗,临山,近水,很典型的中国式古典风格,很经典的楼阁文化。无论驾宝马香车来的,或者徒步而来的,无论黄发垂髫,进入亭子,都是一般的凡人,都是佛的有缘人。善缘亭不是一座仅供游赏的亭子,这里不宜脚步匆匆走马观花,否则就失了远道而来的意义,不过留下一个中国式旅游的急急忙忙的身影而已,任怎么唯美的照片,究竟只有颜色和形状,而没有气味没有温度,捕捉不住刹那间心与神会,物与境合的感应。所以务必要停下脚步,勒住心中野马,凝神静气,打开心的窗户,让心房里洒一些清凉,才能领会一些善缘亭的意义。不管是否懂得佛道儒三教,不管是唯心还是唯物主义者,临水洗心,观山净目,总能平息一些心中戾气吧。
      过善缘亭,就是观音阁了,不知道是谁费了这场匠心,设计成一个同心圆的形状,颇有客家围屋风味。《老子》说: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水利万物而不争。所以中国的道佛文化,总是要以水为依托,善缘亭如此,观音阁亦如此。同心圆中的大圆,是一圈小巧精致的屋舍,同样浓墨重彩,艳而不俗,门脸儿都隔着一弯碧水朝着中间的小亭子,向小亭子朝拜似的,又像万物归宗似的,小亭子坐着救苦救难的观世音。碧水之上,有六座白石头的小桥,于是围屋与水中央的小亭子便成了一个整体,状若生死相依。观音博爱,白石坚忍,静水阴柔,梵音袅袅,和着这几乎是停滞了的时光,深遂,安静,心上无惊无扰,一丝不挂。
      2011年,老君殿在观音阁的左后方崛起,按说观世音是佛家菩萨,太上老君是道家教主,他们原本不是一家人。但中国民间信仰向来是道佛儒一家亲,不似外国天主教,基督教泾渭分明丝毫无犯。老君殿前依然有水泊,且更加阔大,倘若水满,也近于苍茫了。水泊上横着长长的白石游廊,是进入主殿的无形的仪式,让人不自由主的庄重、谨慎、畏慎起来。游廊尽头,主殿前梯,有白色浮雕,是为“九龙玄雕”,愈看愈神秘怪诞,中国浮雕艺术,可见一斑。整顿衣裳起敛容,步入二层觐见,殿顶高悬象征世界变化与循环的八卦图,太上老君着五色衣服,高风绝尘,眺视众生。“八一炼法成正道,九转还阳救世人。”老君生前信奉清静无为,五千言的《道德经》,为汲汲于富贵,戚戚于贫贱的人打开了一个精神的出口。
     王安石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於险远。云雾山庄的四季,山庄的日出日落,以及朗月或星空,固然都是美仑美奂的。但冬季的云雾山庄,更是极致中的极致。此时已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冰雪拦截了一切色相和污染。盘山路上,举步维艰,但是艰难之中,回报也不薄。从槐花坪踏出第一步起,触目所及,皆琼枝玉树,天地一色,冰雪之下,掩盖今古。山庄中,银装素裹,不染纤尘,虽世界被一种颜色统治,却不呆板,不局促,不单调,不妨碍你胸藏丘壑,兴寄楼台。这样素净雅致的颜色,这样玲珑剔透的造型,直将人心逼回童真和安宁,鸢飞戾天者,经纶世务者,该望雪息心了吧。瓦楞下长长的冰棱,水晶帘子一般。亭台楼阁,仿佛冰雕。山中草木,近看着白粉粉的,远看着白茫茫的,倘若三五知己,围炉煮酒,岂不快哉。可惜,“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冰雪季节里的云雾山庄,阒寂无人。这样也好,起码能保全寒凉洁净中的融融禅意。




山庄的后花园
      自云雾山庄向北逶迤而行,有崎岖的无名小路在草丛间若隐若现,想必原本是没有路的,只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虽然小路藉藉无名,在历史上却是隆回与溆浦两县的交通史上占据着重要地位。人走在这小径里,仿佛淹没在灌木丛中,俗世里的一切纷扰,等闲不得到这里来,一切都是最原生态的,毛栗子、野白莓,一蓬一蓬的猕猴桃,丰富得不可思议。野兔、野鸡,竹鸡,在灌木丛中机敏地跳跃着,眨眼就不见踪影,将来人招惹得兴奋而手足无措。你没法专注于哪一棵树,没法专注于哪一种气味,没法有更深刻的想象,因为随处都有惊喜,到处都有诱惑,伸出手,就可以折一枝百年风雨枝,踏出脚,就踩着百年前的脚印。鸟鸣山更幽,世界深不见底,而自己仿佛就是草履芒鞋,在这人迹罕至处挑一肩生活重担的那个人。
     大约二三里之后,转入古官道,就是又传奇又恐怖的老鹰坡了,老鹰坡前临几乎垂直的羊肠小道,四面古木深山,悬崖峭壁,形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如同《水浒》传中的十字坡一样,老鹰坡是从前强人剪径之地,所以本地有俗语:“打抢要上老鹰坡。”官道到底是官道,比方才的小路大气了许多,不但宽了一倍以上,而且一色石板铺路,一直绵延到溆浦,再绵延到云南和贵州。祖辈走贵州漆,入云南做工,溆浦人入隆回卖炭,都踩着这些石板风雨兼程。这条路不知磨破过多少草鞋,也不知葬送过多少回不了家的冤魂,有多少妇人在路的那一端站成望夫石,有多少老妈妈在等待中哭瞎了双眼。前清禁烟名臣林则徐,也曾从老鹰坡打马而过,惊叹绝色天险,续写他波澜壮阔的职场人生。隘口有茶亭遗迹,残石断瓦,零落于草木中,为狐兔鸟雀所占,仅余一个青石门框支撑岁月,诉说风雨流年,勉强留下中国茶亭文化的一个物证,也是前朝慈善与福利事业的物证。
      虽然已经不是交通要道,乃至被人渐渐遗忘,关隘两边的老一辈人,仍然习惯牵着一匹瘦马在这条路上踽踽独行。空旷的山谷里,马蹄声得得,回归于一种至情至性的悠然,延续茶马古道的意韵,仿佛世界上从来没所谓动车,所谓网络,没有一切所谓现代文明的东西。漫山坡长有孤芳自赏的花,猕猴桃在这里更加霸道,成片成片地长着,灌木丛中长着各种中草药,沙参,百合,玉竹┄┄老人在故事中叙述过的森林物种传奇,都活生生的到眼前来。涧水寒不可当,即使是在炎炎七月,以手探水,手便如探入冬季。倘若在夜半时分,一张嘴,便有热气呼出来,再壮实的汉子也不敢贸然下水,否则容易致风湿之疾,娃娃鱼,蟾蜍,红螃蟹,这些对水最为挑剔的水中尤物,就昼伏夜出在深涧中,它们是不惧于高处不胜寒的。
     倘若一直走下去,走下去,还有更多深山绝谷,还有善因亭,还有纯用石块嵌拢的古石桥,有含蓄内敛的半山水库,有罩着重重面纱的两丫坪,还有各种你想得到的和想不到的遗迹┄┄事实上,这是一个几乎要喧宾夺主的后花园。不知来云雾山庄的人,匆匆忙忙之间,可曾在这里看一回时光逆转?

本网站文章(包括转贴文章)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联系我们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R code